追蹤
李鈞震 2008新聞政治 讀書會
關於部落格
  • 12148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要不要併案都不會的法院

阿扁官司啟迪84

紛紛擾擾一個星期之後,台北地方法院終於決定由蔡守訓法官負責審理甫起訴的陳前總統涉貪四案,其理由是此次起訴之案件與之前已起訴的國務機要費案,有裁判上一罪的關係,基於訴訟經濟,也避免日後判決結果歧異之故,乃作成後案併前案的決論。

可是,因無保釋放陳前總統而引起社會關注的周占春法官,究竟是否有偏頗之虞?進而引發立法委員邱毅提出,周法官並非具有高度人權標準的羈押被告數據?卻又由權貴犯罪知名判決的林孟皇法官為文指出,邱委員引用數據錯誤,張冠李戴

當社會各界正在熱烈討論周法官為何釋放陳前總統,有如進入司法迷霧之中的同時,忽而出現大逆轉,周法官立刻由精采可期世紀大審的主角,轉而成為無關的第三人。法院的分案程序,係攸關是否可能有外力干預司法的關鍵,早期的人工分案備受詬病,弊端叢生。經過多少仁人志士致力司法改革,方才催生現在的電腦分案方式,讓人為操縱分案結果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司法的獨立與公正才有基本的空間。

1212日特偵組起訴扁案時,台北地院早該就特偵組移審的案件是否應併案審理的問題預作因應,若庭長間有意見歧異,也早該召開協調會議商討決定,並主動向外界說明決定的結果及原因。遺憾的是,法院錯過了這個起訴當天應在第一時間處理的黃金時刻,一直等到捉放陳前總統的戲碼上演逾十日以後,方才在外界質疑的眼光之下,重新啟動併案與否的討論,最終更改了先前的決定,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

司法欲維持客觀中立的形象本已不易,如今又加上臨陣易將的質疑,司法要能殺出重圍全身而退已是不可能的任務。司法公信的建立是靠點滴累積而成,如若連案件是否該合併審理,都能讓外界有指指點點的空間,恐怕司法的噩夢才正要開始。司法高層若有怠惰,或不當之處亦應對外說明給個交代吧!【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律師 林峯正 蘋果12.27.2008摘要】

 

參考資料:阿扁官司啟迪63

段正明12.29.2008:關於陳前總統原無保釋放的裁定撤銷,台北地方法院以牽連案件改由蔡守訓法官併案審理一事。有意見認為本案非刑訴法的相牽連案件,並以程序正義為由,質疑北院換法官併案件作法不符法理。筆者認為,認定陳前總統這個案件不是牽連案件,或是僅以違反人權及程序正義為由,恐怕不妥。

事實上,相牽連案件的本質就是數個案件,數個被告,法院之所以要合併審理就是為了避免判決歧異及避免浪費訴訟程序,而且「法院」的文義解釋上並不是只限於實體的有地點的法院,也包括抽象的法庭及主持程序的法官和協同的參與者;所以,北院的說法在法理上是可行的。

違反程序正義和人權當然是一個好的理由,不過,在本案中以此指責法官不可以直接併案審理,而違反抽籤輪分的規定羈押陳水扁,卻無法解釋為何法院不能以內部技術性的行政規則調動法官或法庭,這恐怕說理有欠周延!

撇開高等法院一推了事特色,和特偵組檢座的無理多次抗告,和諸多違法偵查行為不談,本案台北地方法院違法之處有二:

第一,          台北地方法院的作法,違反法院事務分配的行政規則,及行政慣例。按照司法院內部的《年度司法事務分配辦法》729日新公布的17條之2的規定,第2款的院長徵詢原則,也就是法院要換人審理陳水扁的羈押案時,必須院長先徵詢相關案件庭長及法官的意見,由院長決定之

17條之22款寫得明明白白,決定的主體是院長,何時變成庭長會議了?難不成每個庭長都是院長?這根本是違反司法院的行政規則。就算認為這個是法律未規定的事務分配好了,也要依照第20條的規定召開法官會議,而不是幾個庭長私相授受,司法院高層關切就可以私了的。

而一般的行政慣例是《後案併前案》,怎麼案件一遇到阿扁,馬上變成《前案併後案》?就算要前案併後案好了,也要符合北院內部的《刑事庭分案要點》第10條及第43條,由周法官主動提出,而不是由其他庭長主動要求。

北院顯然違反《年度司法事務分配辦法》和內部的《刑事庭分案要點》的行政規則,以及行政慣例的後案併前案的內部分案模式,這樣違背法定法官原則的後果會讓法院組織不合法,所做裁定根本無效!

羈押抗告反覆多次的進行,非得把陳水扁押進去不可,地方法院違背行政規則和行政慣例的換法官、併案件,也顯然違背大法官會議解釋釋字525號的憲法權利的信賴保護原則,與刑事訴訟法第2條的檢察官、法官的注意有利於當事人證據的客觀性義務

第二,行政規則,雖然是法院的內部性技術規則,但若效力會影響到當事人權利義務時,必須絕對性的受到憲法及行政程序法的原則拘束

在這裡的判斷基準是:變換了法官和法庭,把對阿扁有利的無保釋放變成絕對羈押的可能性大幅提高,這個就是影響當事人的權利義務。甚至以後其他案件,法院都不按照制度來辦事,只是因人設事,此例一開,法院還有什麼公信力和公平性可言

審判陳水扁的法庭,變成無法律根據的特別法庭,豈不違反憲法第8條第4 項的非法逮捕拘禁?這是直接違憲的行為,法官要依刑法124條處罰。

更令人質疑的是蔡法官的判決說理,如果蔡法官可以用宋朝的《使役錢》讓馬英九的特別費合法化,那是不是這一次要請出宋朝的尚方寶劍及《大宋刑律》把陳水扁給羈押起來?這想來十分荒謬!

如果之前用宋朝的錢,袒護國民黨的官難以服人,那麼,蔡法官這次一定要依證據法則辦事,千萬不要搞出用宋朝的劍斬民進黨的總統的鬧劇。(段正明/律師、德國菲利浦馬堡大學研究生)12.29.2008 800留言於 李鈞震新聞政治讀書會 阿扁官司啟迪

參考資料:

阿扁官司啟迪81 重新思索 審前羈押觸及的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