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李鈞震 2008新聞政治 讀書會
關於部落格
  • 12148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萬勿葬送司法

阿扁官司啟迪88

我擁有律師執照已近四十年,為民主、人權也已奮鬥半生,看到近日檢察機關及法院的作為,深以為憂。

司法存在的目的,在保障人權、定奪是非,作為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其追訴、審判的過程和結果,不但要折服當事人,更要讓社會接受。什麼罪,判什麼刑,明載於刑法;要如何追訴、如何審判更在刑事訴訟法、法院組織法等有鉅細靡遺的規定,稍有瑕疵,該判決即是無效,這就是「程序正義」。

因此哪怕是殺人放火的重犯,也必須依照嚴謹程序定罪處罰,才不至於淪為私刑、報復,或任意審判。王定宇案,以異乎尋常的速度(八天就起訴),求處不成比例的重刑。特別費案,兩黨互相檢舉幾百位首長,卻只起訴了五位被認為與陳前總統比較親近的部長,起訴迄今,已逾五個月,卻還未移審給法院審判。

陳明文縣長案,法院本是裁准交保,檢察官卻一再抗告,直到裁准羈押。而蘇治芬縣長案,更是未傳即拘,在蘇縣長絕食抗議後,才無保釋放邱義仁前秘書長羈押長達五十天,僅開三次庭。均讓人對辦案標準、認事、用法的不一致嚴重質疑,也看出對人權的不尊重。

再看陳前總統被起訴貪污一案,周占春審判長已二度裁示無保釋放,改由新的法官蔡守訓另為裁定是否羈押,且不論蔡審判長如何裁定,特偵組及台北地院的公信,均已嚴重折損。因為當初在偵查中,法院既已裁准羈押,一次兩個月,得延長一次共四個月。檢察官有足夠時間可以詳查,但特偵組卻在不到一個月時間急著起訴,把案件移給法院後,才來對法院的無保釋放一再提起抗告,讓人聯想到其當初特偵組八位檢察官,一字排開向社會大聲說年底前,若辦不出來就集體辭職的表態。

另外,關於分案程序,整個過程本有「法定法官原則」,就是為避免司法行政權藉操縱審判法官,進而操縱審判結果的規定。然而台北地院執行該規則亦不夠嚴謹,讓人平添許多想像空間,折損司法公信力。例如:台北地院如認為此案應與正審理中的國務機要費案併案審理,一開始又何必分新案?分案後既已由周占春審判長抽籤分得,何以又在周占春二度裁示無保釋放後,才又要併案?這樣的併案時機,讓人覺得併案只是為了換法官

再者,台北地院此次一反行之多年的併案方式,將被告較多(本案有四個案,被告十四人)的大案併入被告較少(國務機要費案僅一案,被告四人)的小案,又把專庭的案件(周占春審判長是重大金融犯罪審判專庭)併入普通庭。這種一反常態的作法,使法院的公信力蕩然無存,將來的判決還能令人信服嗎?

(前行政院長 蘇貞昌 自由12.31.2008摘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