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李鈞震 2008新聞政治 讀書會
關於部落格
  • 1210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審前羈押絕非司法常態

三言兩語1257

中時社論2008.11.09 摘要

雲林縣長蘇治芬遭檢方清晨拘提,旋即向法院聲請羈押,涉嫌罪名是收賄。法官裁定六百萬元交保,蘇治芬卻拒絕接受,寧可選擇接受羈押,開始絕食抗議,並聲言不能還她清白,即不走出牢房

蘇治芬是黨外時代已負盛名的政壇宿將,司法程序中遭到收押,不可避免地引發支持者以政治動機可議質疑司法的後果。檢方正在偵查此案,局外人原本難以領略其中究竟孰是孰非。法院因拒絕交保而同意羈押,則是並不尋常的司法景況

誰貪汙就辦誰,不因是藍是綠而有不同,完全正確;證據確鑿才會抓人,則似是而非。法治國家的基本原則,檢方掌握確鑿的有罪證據,基本動作應該是起訴,不是聲請羈押。因為審前羈押,與處罰無異,憲法上的原則是未經全程的審判,不應處罰;審前羈押,只能在法定的例外情形為之。

多年以來,檢方辦案不能擺脫的習慣,就是有了證據,嫌犯不肯配合偵查,就用羈押做為對付的途徑。刑事訴訟法明文規定被告可以保持緘默的權利,在檢方看來,嫌疑人一旦保持緘默,總是視之為情虛畏罪的徵兆。這其實完全不合刑事訴訟的基本原則。

雲林檢方預告,因為證據確鑿,很快就可以對蘇縣長提起公訴。然而,既然證據確鑿,又何須以擔心被告串證為由,進行聲押?難道不是因為被告不肯合作,就用羈押做為威嚇的反制手段

刑事訴訟上,要求檢方證明聲押的事由確有實據,檢方指控被告串證之虞,就必須證明被告如何串證,而不能僅提出以擔心、想像之詞。檢方只要能夠證明被告確在串證,其證據通常已可做為起訴之用,既然已可起訴,聲請羈押以限制人身自由,也就顯得多餘。這正是雲林地檢署偵辦蘇縣長貪汙一案,聲請羈押一事顯有破綻,自信有理,卻惹得滿身政治腥騷的原因所在。

據此看來,法院的交保裁定,不但顯示聲押確實有些勉強,也反而表現法院准許羈押的把關手法,有欠嚴謹了。聲請羈押所以須要法院允准,不是要法官做為檢方的應聲蟲或背書人,而是要法官嚴加防止,避免濫權。檢方過去手握羈押大權時,動輒押人取供,至今其實積習猶存,藉著聲押以嚇阻被告保持緘默或拒絕配合偵查,也司空見慣。

法官對於最難證明的串供聲押,如果不知嚴格要求檢方舉證,就很容易成為濫權羈押的淵藪,有愧司法審判,保障人權的職守。

司法本身就是權力,與其他政治權力互動,足以影響政治,也難以避免成為政治權力反噬的對象。檢方不能只以自問超越藍綠立場,就可放手施展,擴張權力威風,毫無罣礙。雖然完全沒有政黨顏色考量,只要逾越了權力分際,授人口實,就必為政治權力反噬,將司法程序捲入政治漩渦,折損司法信用。

檢察官也好,法官也好,審前羈押,不是刑事訴訟的常態定罪之後,再施處罰,才是。過去辦案的陳舊觀念與錯誤心態,一定要及早拋棄改變。對於政治人物貪瀆如此,對於一般平民犯罪,亦然,既不該因為政治人物身分特殊,就給予特殊待遇,也不該只對政治人物謹守法治分寸,對於普羅犯罪案件,就任意施為,不守權力界限。

司法,必須謹守法律的分際,來顯示法治超越政治的精神;不要過於「自我」,為了向政治權力炫耀而逾越法律紅線,反而墮了司法的信用,傷害法治。

 

李鈞震:

1.       人,是很難改變習慣的。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2.       現在所有的檢察官,他們抓人起訴的動作與思維,這些習慣,都是來自於過去他們長官與老師的教育。

3.       沒有人敢否認!99%的檢察官,在過去二十年以前,都是蔣經國獨裁者的爪牙。

4.       這些爪牙,訓練出現代的檢察官。檢察官如果要讓司法獨立,就得改變自己的習慣,而改變習慣又非常地困難,只有一個方法。

5.       那個方法就是,檢察官必須把他們過去帶領自己的長官,所有的犯罪行為、不法行為全部都抖出來告訴社會大眾,如果沒有經歷過這個過程,檢察官不可能有能力改掉獨裁的壞習慣。那一個犯罪心理學者敢否認?那一個法官檢察官敢否認?

 

參考資料:

http://tw.myblog.yahoo.com/jw!GVovYu6XEQUAIKTNVMwgnORt/article?mid=246&next=244&l=f&fid=23

http://tw.myblog.yahoo.com/jw!GVovYu6XEQUAIKTNVMwgnORt/article?mid=250&prev=254&l=f&fid=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